雪理

这是一个首页(`・ω・´)
(手机端使劲往下拉,你会发现一个非常好看的背景图!x)

© 雪理
Powered by LOFTER

【梦间集】一个性转的无浮梗

时间大概是一切结束之后,无剑(♂)非常殷勤的追求【??】浮生小公主(♀)的日常。
某天两人在绝情谷坐着,浮生还是心存芥蒂不愿意让无剑平时太亲近(虽说更亲近的事也半强制的做过了),正在沉默的时候不知道从哪跑出一只小兔子,蹦哒哒的到浮生身边蹭蹭,浮生看小白兔很可爱的就抱起来摸,一边的无剑就醋了,问为什么你摸兔子都不摸我。浮生说小动物可爱你不可爱。
无剑就没脸没皮的蹭过来说我也是小动物,汪。一边说着一边往浮生身上蹭,硬生生把人从坐着蹭蹭侧躺着,然后就顺势舔舔她,自然而然的发展成了生娃娃的活动…皆大欢喜皆大欢喜。
【是的这个无剑特别的不要脸x
【无剑:脸皮这个玩意在媳妇面前就是个p!
【兔:我都没眼看了??

【记梗】哑巴和疯子的故事。


疯子一开始并不是疯子,生了大病之后开始神志不清。
对哑巴有剧烈的占有欲,对任何接近哑巴的人都抱有攻击性。会恶狠狠地用身边的东西砸向哑巴旁边的人。
对哑巴以外的任何人都非常抗拒。
只对哑巴才会很温顺。
喜欢被哑巴抱着。晚上一定要抱着才睡得着。
哑巴是个原型师,在做东西的时候疯子就安安静静地蜷在旁边的沙发上,有时候等到睡着了,哑巴起身拿一条毯子盖上,疯子就醒了抱着他,哑巴揉揉疯子的脑袋去做饭。
疯子在发疯的时候,被哑巴抱在怀里静静安抚就会平静下来。
哑巴有着正常的社交,有同事和家人。
但是疯子没有。
所以他不喜欢疯子离开屋子。
正好,疯子也不喜欢。
偶尔的,疯子也会清醒一会。
但是即使他清醒的时候,也不会做什么事情。
哑巴...

妈耶?!!!

悄咪咪放个群宣(*´∀`*)
群号:645086742
这是一个手游梦间集的!腐向!!all浮生!!同人爱好群!
现在群里人少但是大家都是可爱的小天使fjqlxjbaahdj
希望我们的爱可以一起召唤出浮生小公主然后把他捆起来ca【划掉】
总之!!一起来玩吧!!⸜( ´ ꒳ ` )⸝♡︎

我靠,天罡x浮生,好吃,罡浮好吃,罡浮无夹心巨好吃,(天罡+无剑+打狗)x浮生,受害者联盟,神级好吃。
【精神恍惚の浮生患者.jpg

立个flag,什么时候出浮生什么时候写无浮肉【手动再见】

这是我在凹凸世界吃的cp【。】

【一日谈。】

「一日谈。」

·一个普通的故事,没什么意义

·非同人

六点整,宁安在床上醒来。

今天是六月十七日,天气很好,白如棉絮的云彩缀着盈蓝的天。

宁安骑着单车,在林荫大道上前行着。

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间漏下,在她随风飞扬的长发上留下点点光斑。

上次看的书还在原来的位置上,在这家市民图书馆看了四年,她已经摸透了这里书本排列的规律。

拿出那本厚厚的大部头,宁安找了个光线好的位置坐了下来,开始享受一个美妙的上午。

中午的时候天气忽然转阴,宁安坐在图书馆一楼的休息区,掏出一个塑料袋装的面包和一盒牛奶,边叼着袋子拆吸管边想,如果下雨,希望在她回家之前下完,她忘记带伞了...

腐向意味 幼体 别举报我【。】

码个柳浮梗,柳叶梦见回到过去见到了小时候还没黑的,正在哭的浮生,把自己的玉鞋送给他哄他开心,浮生就一直把玉鞋带在身边,某日在街上偶遇比武招亲(?)的柳叶,发现他身上的玉鞋,就去撩汉之后balabala的没想好(你(x
虽然看不出攻受的样子,但是这的确是柳浮x

摸一个还没黑的浮生小公主。
画着画着就想……_(´ཀ`」 ∠)__

我真的觉得浮生剑是梦间集第一小公主。
各方面都是。
好想嫖他啊。(x)

【我倚】无题

腐向,第一人称攻,
无剑是个少女blx心脏
滴滴滴
链接看评论
这是个补档没错

av12638975  格瑞的city lights(*´∀`*)
这个动作的瑞真的可爱到飞起qwq

av12563760
第一个mmd献给番茄(*´∀`*)

【你瑞】属于你的一只猫

·原梗某英语完形填空(x)
·格瑞喵化
·第二人称视角
·算个乙女向?
·角色属于七创社,ooc属于我

你有一只猫。
某天你回到家,还没掏出钥匙,就发现门前的小地毯上趴着小小一只脏兮兮的毛球。
你蹲下身小心翼翼地戳戳它,它动了动,慢慢地伸展开来,伸了个长长的喵腰。刚睡醒的它舔舔小爪子抹抹脸,收拾好自己后坐直身体,用一双晶莹紫色的猫瞳打量着打量着它的你。
明明是一只流浪猫,却一副很大爷的样子嘛。你撇了撇嘴,却无法不理睬这不知道哪里来的小家伙。
打开了门,小猫毫不怕生地走了进去,坐在客厅的地板中间,圆圆大大的眼睛看着你,观察你的下一步行动。
你...

记梗

我的亚当。
她是我的生命之光,我是她的欲望之火。
我是她的罪恶,她是我的灵魂。
我是她的夏娃,她是我的亚当。

【夜跳】 アザレアの亡霊③

アザレアの亡霊
·灵感来自トーマ的曲目アザレアの亡霊,设定有更改。
·微腐向,cp表现为夜叉x跳跳哥哥,邪教避雷
·人设有更改,架空设定
·人物属于网易阴阳师手游,ooc属于我
·OK?

05
夜叉自认为是罪行如犍陀多*一般的男人。孤儿是没有后台靠山可言的,凭着身体条件比一般同龄人要好,他在读完初中后就参了军,但是在战时,军中的日子也不比流落街头好到哪去。打不过别人就没有饭吃,睡觉的时候要抱着自己的刀,随时都要准备好弹跳起来一刀刺入敌人的咽喉。长官也不管这些大头兵的打打闹闹,不如说借此把资质拙劣的那一批解决掉才好。
在地狱底层,罪人们拥...

践踏生命之人行尸走肉
珍爱生命之人虽死犹存

↑夜跳的中心思想  其他的还有什么冷漠的家庭教育对孩子造成的伤害啊  战争对人性的影响啊一类的【bu

【夜跳】 アザレアの亡霊②

アザレアの亡霊
·灵感来自トーマ的曲目アザレアの亡霊,设定有更改。
·微腐向,cp表现为夜叉x跳跳哥哥,邪教避雷
·人设有更改,架空设定
·人物属于网易阴阳师手游,ooc属于我
·OK?

03
跳跳哥哥说,你不会死的。
然后他就真没死。
夜叉明明记得他被小型砍刀重创腹部,如果不是一路都在用手堵着伤口,说不定肠子都会流出来。不过这也导致一路逃亡没有时间顾及其他伤口,而使左腿的伤口淌了一路的血。这样的重伤和失血,理论上说本应该救不回来了。
但是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,只觉得精神十分疲倦,身体上却没有任何不适感。
夜叉下意识的坐起身,发现还在他倒下的小...

【夜跳】 アザレアの亡霊①

アザレアの亡霊
·灵感来自トーマ的曲目アザレアの亡霊,设定有更改。
·微腐向,cp表现为夜叉x跳跳哥哥。邪教避雷
·人设有更改,架空设定,年龄操作
  夜叉27岁,跳哥16岁
·人物属于网易阴阳师手游,ooc属于我
·干巴巴的流水账,片段型零散碎文。
·OK?

00
止血带已经绑在了被割断大动脉的左腿上,现在整条腿麻木冰冷的不行,倒是微微转移了疼痛的重心。
但是视线越来越模糊,脑袋也越来越昏沉了。
不说他逃到的这条小巷因为太偏僻根本连只猫都看不到,若是让人看到有个满身都是血的男人躺着,估计也是怕的不敢做任何事情。
这次大...

最痛苦的事情大概就是,脑了一个贼棒的故事然后根本写不粗那种感觉,甚至写了之后发现干巴巴的像块脱了水的奶酪【二哈.jpg】

【跳家兄妹】欢喜几何,莫言离殇(3)-完-

·跳家兄妹亲情向
·部分跳家兄妹的死因参考了月光太太的《夜归人》
·赞美月光爸爸!!!
·人物属于网易阴阳师,ooc属于我
·是刀(?)
·干巴巴的(。
·ok?↓

(3)
我的大哥和妹妹都是非常让人不省心的家伙。
我们还活着的时候就是,大哥每天回来都会很晚,说是在路上碰到了毛绒绒的遇到了困难的可爱小姐,或者问路的可疑书生……那些都很可疑啦。
妹妹平时也很脱线,在院子里坐着莫名其妙就会招来一群不知道哪里来的小动物,然后乐呵呵的陪它们玩上一天,然后等大哥回来,让他帮忙整理沾了满满绒毛的长发。
那个时候,坐在院子门口抱...

【跳家兄妹】欢喜几何,莫言离殇(2)

(2)
·跳家兄妹亲情向
·人设属于网易阴阳师,ooc属于我
·是刀
·OK?↓

跳跳哥哥挠了挠头发,打了个喷嚏。
「……?」
姑获鸟回头看了他一眼,「怎么了?」
跳跳哥哥想了想,摇摇头。「没事,就是好像……刚才有人在叫我?」
姑获鸟温柔地笑笑:「是你的弟弟妹妹想你了吧?这次委托也做完了,走的快些的话下午就可以回到寮内见到他们了。」
「嗯!」想是想起了弟弟妹妹的脸,跳跳哥哥精神百倍地回答。
***
小时候的事情记得不是很清楚了,仅存的记忆便是在没入头颅的尖锐之前,被钝物击打的疼痛之前,弟妹被抓走,自己倒下之前,和家人就是像现在这样每天每天开心的在一起。那之后...

【跳家兄妹】欢喜几何,莫言离殇。(1)

·跳家兄妹亲情向
·人物属于网易阴阳师,OOC属于我
·是刀
·OK?↓

清晨的阳光透过木窗照在女孩苍白的脸上。
粉发的女孩似乎及不愿意地狠狠用被子蒙住头阻隔了阳光,片刻后又像认命般一把掀开被子,拿起床边的衣服穿了起来。
穿戴完毕后,她坐在梳妆台前,象征性地清了清嗓子。
「大哥——」
「来了。」
瘦小的僵尸男孩推门进来,从梳妆台上拿起梳子为小妹妹一下一下梳起了头。
「哥哥,大哥呢?」跳跳妹妹似乎还是有些没睡醒,迷迷糊糊地问着,打了个哈欠。
「晴明大人昨天派大哥去委托了,还没回来。昨天走前你还缠着大哥要苹果糖来着,这么快就忘了?」很快地把头发梳顺滑,跳跳弟弟...

摸个最原酱♀

179的一个小段子

·啊,根本就是在恶搞而已(:3_ヽ)_
第二部第三章的某个部分
陆:“大家都这么说!过分的……咳……明明是天尼!”
天:“陆……你听我说。”
陆:“我不听!咳咳……”
天:“……”
天:“不听我的话了吗?”
陆:“绝对不……!唔……”
(天按住陆的头深深的吻了上去。)
陆:“呜……哈……”
天:(松开)“陆,不听我的话了吗?”
陆:“呜……天尼……最讨厌了……”
(围观群众中的)一织:“……”
三月:“牙白!一织的脸上已经不是人类的表情了!!”
城之内:“十分!”
大和:“你谁啊!!”

TOP